互联网 “约谈史”

近日,“马云被国家相关部门约谈”的消息引爆了舆论。
其实,互联网公司被约谈,并不少见。就最近来看,由于双十一的临近,就有京东、天猫、美团、微店等 9 家重点电子商务平台企业被市场监管部门约谈。
但是,在蚂蚁集团上市前夕,马云这位公司实际控制人同时被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四大部门 “点名道姓”的约谈,这在互联网历史上还是第一次。而约谈后,蚂蚁就立即被暂停上市,也让人们对这次四部门与马云之间谈话的具体内容充满了好奇。
约谈,其实是颇具中国特色的一种制度,主要有四种形式,分别为预防提醒、询问示警、纠错诫勉、问责处分。这一次,马云被四部门约谈属于其中哪一种性质,成了舆论关注的焦点。
有媒体认为蚂蚁集团即将面临 “四面楚歌”的境地,这次约谈是对蚂蚁集团最近一系列 “越轨”行为的警示。
比如蚂蚁集团(支付宝)绕过传统金融机构直接销售其上市的配售基金,传统银行的 “代销”渠道或因此被颠覆,这无疑动了很多人的奶酪。
比如马云在外滩大会上炮轰金融监管:

  • “巴塞尔协议比较像一个老年人俱乐部”
  • “中国不是金融系统性风险,中国金融基本上没有风险,是缺乏系统的风险”
  • “今天的银行延续的还是当铺思想”

也有媒体认为,这次约谈只是预防提醒,毕竟蚂蚁目前的估值被市场的狂热情绪抬的太高,约谈以及之后的暂停上市,不论对于蚂蚁还是投资者来说都是一种保护。
马云被约谈背后的真实原因,众说纷纭,我们暂且按下不表。其实在互联网历史上,许多企业领导人都被约谈过,马云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2011 年

巨人网络史玉柱:证监会约谈
60 后史玉柱,堪称”互联网约谈界 “的鼻祖。早在 2011 年,他就曾被北京证监会约谈过。
那年 8 月,这位 “网红董事长”在微博上大谈上市公司股票增持等敏感信息,公然炮轰中国人寿意欲增持民生银行股份,其中提及:“拜托中国人寿,别虎视眈眈想控股民生银行。中国唯一的民营的重要银行(总资产 2 万亿以上),不应倒退成为国有银行。”
翌日,民生银行股价大涨 6.47%。
这一微博虽然很快就被删除,但依然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而史玉柱民生银行董事的身份和一直增持民生银行股票的行为,被网友质疑涉嫌股价操纵。
也正因此,史玉柱被北京证监会约谈,其后在微博上宣布退出江湖。

2014 年

乐视:广电总局约谈
今年刚退市的乐视,早在 5 年前便浮现出了一些问题。
2014 年 8 月,据报道广电总局约谈乐视、小米等国内七大互联网电视牌照方,要求电视 UI 必须牌照方推出才合法,并点名批评了乐视 UI。
那一年,广电总局关于互联网电视出台一系列严厉监管政策,规定电视盒子产品不得设立视频网站专区,在互联网电视业务中,视频网站不得自行设立内容平台,只能向播控平台和内容平台提供内容。
而乐视也被广电总局暂停了和所有牌照方的合作。‍

2015 年

滴滴:安全问题受到全国范围的政府约谈
和巨人网络这种 “互联网前辈”相比,滴滴成立仅 6 年,但它被相关监管部门约谈的次数之多却不让任何一家互联网巨头。
2015 年,滴滴和 Uber 抢夺国内出行市场的竞争逐渐升级。6 月—7 月,滴滴、Uber 的平台负责人三次被市交通委运输管理局约谈。因为涉嫌违法组织客运经营,这两家公司还被监管部门要求其停止发送商业性短信息。
后来,滴滴打车一路扩张,最终收购优步,统一全国打车市场。但每个月被各地方交通管理局约谈,也成为了 “家常便饭”。
最严重的一次是 2018 年。那年 5 月,滴滴被曝出空姐顺风车遇害案,但当时滴滴并没有认真贯彻安全措施。仅 3 个月后,它便再次发生了乐清顺风车乘客遇害案件,滴滴遭遇全国范围的政府约谈。
那次,滴滴成为众矢之的,面临着严峻的监管危机,要么彻底整改,要么下架。
此后,滴滴出行创始人程维、总裁柳青发布道歉信表示,顺风车业务模式重新评估,在安全保护措施没有获得用户认可之前,无限期下线。“滴滴不再以规模和增长作为公司发展的衡量尺度,而是以安全作为核心的考核指标,组织和资源全力向安全和客服体系倾斜。”

2016 年

百度李彦宏:网信办约谈 “竞价排名”
2016 年,魏则西事件(被搜索引擎误导,选择了不合适的医疗机构)引起了社会对百度公司 “竞价排名”营利方式是否合理的热议,也引起了国家监管部门的重视。
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对此事件及互联网企业依法经营事项进行调查并依法处理。
甚至在 5 月 2 日下午,据百度内部人士称,国家网信办还约谈了百度董事长兼 CEO 李彦宏。
舆论重压之下,百度对全部医疗类机构的资质进行了重新审核,对 2518 家医疗机构、1.26 亿条推广信息做了下线处理,并保证:今后医疗类的广告不参与到百度的竞价排名中。

2017 年

美团:进军打车市场被约谈
在打车市场,滴滴一家独大。但是面对如此大的蛋糕,也难免有挑战者想要分一杯羹。
2017 年 12 月,美团打车在北京、上海等 7 个城市站点推出报名网页,哪一个城市报名人数满 20 万人即可在这一城市开站。
开放报名 11 天后,北京站便报满 20 万人。
美团打车随后在官方 APP 开启倒计时,宣布将于 2018 年 1 月 12 日正式开启北京站。
然而在 1 月 9 日下午,美团打车因未依法在北京市申请开展网约车业务,不具备网约车经营服务资质,被北京市交通主管部门约谈。
从那之后,美团打车在北京便再也没有传出上线的确切消息,留下的只有业界的无限猜测。
2018 年 3 月,美团打车正式出现在上海,但是没成想刚运营半天,又被上海市交通委请去喝茶了。就此,美团的 “打车梦”折腾了一番,最终不了了之。

2018 年

京东:五部门约谈违规商品
几乎每一年,都有互联网巨头因自身业务问题而被约谈。而 2018 年,京东就体验过这样一次约谈经历。
电商平台在早期发展过程中急需野蛮生长,在商品质量的把控上往往没有那么严格。
京东作为全国最大的电商之一,也遇到过诸多此类问题。早在 2015 年,央视就不止一次的曝光了京东售假的问题,但此类事件一直难以杜绝。但没想到事情后续愈演愈烈,已经升级到违法违规流通商品。
2018 年 4 月 2 日,北京市网信办、北京市公安局、北京市通信管理局、北京市工商局、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五部门联合约谈京东。
经查,原来京东出现管理漏洞,导致了有关违法违规商品、出版物及其他印刷品的售卖信息在网上传播。
据北京市网信办相关负责人介绍,此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出版物市场管理规定》等相关法律法规,并造成不良社会影响。
事件发生后,京东回应接受批评,全面整改。而也是经过这次较为 “严厉”的约谈之后,京东平台上的商品也越来越有质量保障。
拼多多:市场监管总局约谈假冒商品
当所有人都认为淘宝、京东 “二分天下”的电商格局大势已定时,拼多多横空出世。2019 年 10 月 24 日,拼多多的股价大涨 12.56%,总市值 464.48 亿美元,一举超过京东的 448.2 亿美元市值。
刘强东用了 20 年时间积累的市值,黄铮只用了 4 年便轻松超越。
然而,拼多多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占据那么一大块市场,也无可避免的存在很多问题。
2018 年 8 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约谈拼多多,网监司等职能部门对拼多多提出具体整改要求和工作建议。要求拼多多平台经营者严格履行主体责任,加强对入驻平台经营者及商品的管理和审核,积极配合各地各级市场监管部门检查,维护公平竞争秩序。
网监司有关负责人说,纵容甚至支持制售侵权、假冒商品,是网络交易平台经营者不能触及的法律红线和道德底线。拼多多要积极配合各地各级市场监管部门的检查,及时提供涉嫌违法网店经营者主体信息、经营资质信息,以及交易记录和宣传内容;切实承担平台主体责任,加强对平台内刷单炒信等其他违法经营行为的自查自纠。
拼多多董事长黄峥表示,拼多多将站在消费者的角度扎扎实实解决问题,认认真真全面整改;主动配合市场监管部门的调查检查,不推卸责任。
腾讯:两部委约谈低俗网文
2018 年被约谈的互联网公司,不可谓不多,腾讯也未能例外。
2018 年 10 月,全国 “扫黄打非”办公室和国家新闻出版署就微信公众号传播淫秽色情和低俗网络小说问题约谈了腾讯公司,责令其立即下架违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低俗、庸俗、媚俗网络小说,坚决清理传播淫秽色情等有害内容的微信公众号,切实履行企业主体责任。
同日,腾讯方面对此事作出回应,称将进一步加强内容及资质审核、清理低俗信息及完善举报受理机制。
近几年,国家监管部门一直重视对短视频、直播平台等的监管。无论是今日头条、抖音还是微信公众号均是监管部门的监督重点。而除了网文外,作为腾讯很大一部分收入来源的游戏,也受到了监管部门的关注。
2020 年疫情期间,人们在网上投入的时间显著提高,游戏的登陆和使用频次也得到了大幅度增长,青少年偷偷用父母手机给游戏充值巨额金钱的事情也频频发生。
2020 年 5 月,腾讯因此被相关部门约谈。江苏消保委对腾讯在内的 7 家网游公司开展集体约谈,并要求增加充值时的人脸识别等功能,避免不理性消费。

2019 年

字节跳动:网信办约谈内容审核
和百度、腾讯一样,字节跳动也常常是网信办的 “座上宾”。
2019 年 11 月,北京市网信办对今日头条进行了约谈,原因是其客户端的站外搜索结果中出现了大量诋毁方志敏烈士的侮辱性文章。
2020 年 2 月,今日头条号 “重庆财经地产”因违规发布涉疫情不实信息,对社会造成不良影响,被重庆市网信办依法约谈。
而抖音、TikTok 等字节跳动系产品似乎也在 “拖后腿”,今年 1 月大治市黄海村某村民使用抖音发布捏造的肺炎病例确诊视频,得到大量点赞、转发和评论;TikTok 上甚至有创作者大肆宣称 “中国为控制人口主动创造病毒”等阴谋论。
2020 年 6 月,国家网信办约谈字节跳动、腾讯旗下等 10 家直播平台企业,要求整改低俗内容,视违规情节对相关平台分别采取停止主要频道内容更新、暂停新用户注册、限期整改、责成平台处理相关责任人等处置措施,并将部分违规网络主播纳入跨平台禁播黑名单。
小米:工信部约谈垃圾信息
垃圾信息扰民是几乎所有人都遇到过的问题。
2019 年 12 月,工信部网站公布的信息显示,近期,工信部针对部分移动转售企业垃圾信息严重扰民问题,集体约谈了小米科技、迪信通等 18 家移动转售企业。
小米等相关企业承诺深刻认识垃圾信息治理工作的极端重要性,坚决整改到位,确保按电信主管部门的要求在短期内取得实效,不断提升用户获得感、幸福感。

2020 年

新浪、搜狐、网易三大门户网站,作为一种重要的信息媒介,由于其快速的信息传播速度和强大的社会影响力,也理所当然的被网信办重点关注。
2020 年,它们也因为各种原因,相继受到相关监管部门的约谈。
新浪:约谈蒋某舆论事件
2020 年 4 月,天猫总裁蒋凡出轨的话题瞬间攀上了热搜。按理说作为舆论的焦点,热度应该居高不下。可奇怪的是,微博上关于此话题的帖文、报道,在数分钟内就消失了。而据悉,阿里巴巴是新浪微博的第二大股东。
6 月,网信办约谈新浪微博负责人,针对微博在蒋某舆论事件中干扰网上传播秩序,以及传播违法违规信息等问题,责令其立即整改,暂停更新微博热搜榜一周、热门话题榜一周,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并且对新浪微博依法从严予以罚款。
搜狐:约谈自媒体平台乱象
2020 年 7 月,北京网信办约谈搜狐、网易、凤凰等网站相关负责人,责令网站就自媒体平台存在的 “曲解政策,违背正确导向 “、“无中生有,散布虚假信息”等八大乱象进行清理整治。
人民网评:《自媒体平台,如何让监管部门少上门?》。文中提到,这是继前不久关停一批自媒体账号后,再一次有针对性地净化自媒体平台内容。一次约谈,列出八大乱象,整治的背后在警示着什么,值得反思。
网易:约谈新闻跟评功能
2020 年 10 月,针对网易新闻 App、网易新闻、网易号的跟评环节多次传播违法违规信息等问题,网信办严肃约谈网易网负责人,并对网易网实施罚款。
网易网负责人表示将深刻吸取教训,全面加强平台业务和人员管理,在整改期间自行暂停网易新闻 App 跟评功能一周,时间为 10 月 10 日 12 时至 10 月 17 日 12 时。

“看不见的手”

从 2014 年至今,每年都会有互联网巨头被监管约谈。约谈,已经成为管理互联网企业的一种重要思路。
无论是近期蚂蚁集团上市被监管按下暂停键,还是此前滴滴女性遇害事件、百度医疗竞价排名事件、京东出售不合规商品的事件,“约谈”作为一种政府管理方式,都起到了十分积极的作用。
我们发现,对互联网公司的约谈很少直接约见公司实际负责人,许多公司在被 “约谈”之后,管理者并没有表现出足够的重视,也因此吞下苦果。对此,只有真正重视 “约谈”的内容,在创新和监管中找到合适的尺度,才能真正在互联网的道路上稳步前行。
在《国富论》中,亚当 · 斯密说到:“人们所追求的仅仅是他个人的安乐,个人的利益,但当他这样做的时候,就会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引导他去达到另一个目标,而这个目标绝不是他所追求的东西。”
在互联网的世界里,约谈就是那双引导企业持续向善的 “看不见的手”。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互联网 “约谈史”

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