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快手终于比抖音 “快”了一次:要抢先上市了

在 “快抖”的你追我赶下,昨日晚间,快手先于抖音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
在经历用户规模、商业化等多轮鏖战之后,抖音和快手几乎同期选择在港交所上市,竞争意味明显。
得益于短视频的风口,快手的收入增长较快。招股书显示,2017、2018、2019 年,快手收入分别为 83 亿元、203 亿元和 391 亿元人民币。截至今年 6 月 30 日,快手收入 253 亿,同比增长 48%。

直播是快手收入第一大来源

直播、线上营销服务以及其他业务(包括电商业务、网络游戏及其他增值服务)构成了快手的主要收入来源。
招股书显示,快手是全球以虚拟礼物打赏流水及直播平均月付费用户计最大的直播平台。自 2017 年至 2019 年,快手直播业务的收入分别为 79 亿元、186 亿元以及 314 亿元。2020 年前 6 个月,快手直播业务收入达 173 亿元人民币。
不过,直播收入占总收入的占比正在逐年降低。招股书显示,其比例已经从 2017 年全年的 95.3% 缩小至 2020 年上半年的 68.5%。
招股书显示,结构优化的主要原因是线上营销服务收入的快速增长。2020 年上半年,快手线上营销服务收入达到人民币 72 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 222.5%。此前三年,快手线上营销服务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4.7%、8.2%、19.0%,该比例在截至 2020 年 6 月 30 日止的六个月间进一步提高至 28.3%。
快手电商方面,招股书显示,平台促成的 GMV 由 2018 年的人民币 9,660 万元增至 2019 年的人民币 596 亿元,并由 2019 年上半年的 34 亿元增至 2020 年上半年的 1096 亿元。

上半年光打广告就花 133 亿

在快手的营收一直保持在高速增长的同时,亏损也在不断扩大。2017 年、2018 年、2019 年及今年上半年,其净亏损分别为 200 亿元、124 亿元、197 亿元及 681 亿元。
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计量下,快手在 2017 年、2018 年、2019 年的经调整利润净额分别为 7.77 亿元、1.82 亿元、13 亿元。今年上半年,其经调整亏损净额为 63 亿元。
据了解,两者相差 600 多亿的金额是由于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的公允价值变动导致。这个在互联网公司中比较常见,比如美团就在上市前出现了 “天量亏损”,但并非业务真的有太大问题。
除去这个争议,我们还可以看出,今年前 6 个月,快手运营亏损 75.7 亿元,而去年同期运营利润为 10.9 亿元。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今年上半年推广和广告投入达到了 133 亿,比如大手笔砸出 40 亿,拿下与央视春晚的独家合作,而春晚当晚,又发了 10 亿红包。

出圈,成了快手 2020 年的关键词之一。从冠名春晚红包,到周杰伦选择快手作为其入驻的首个中文社交媒体,郑爽入职快手担任 “创新实验室明星合伙人”、张雨绮成为 “电商代言人”、杨幂、迪丽热巴成为快手代言人,再到举办大型晚会,这一系列刷屏背后,是快手企图破圈,抢夺流量的出击。
快手一直被外界看做下沉市场的佼佼者,用户大多都来自三四线城市,引入明星不仅仅有利于吸引一二线城市的年轻用户,同时也能帮助快手调和社区氛围。

抖音快手商业化激战正酣

如果说短视频战争的上半场是抖音和快手针对用户的竞争,那么,快手已经彻底被老对手拉开了距离。
财报显示,截至今年 6 月底,快手的中国应用程序及小程序平均日活跃用户及平均月活跃用户分别为 3.02 亿及 7.76 亿,而抖音日活用户已经达 6 亿。
进入到短视频领域的下半场后,抖音和快手将围绕商业化、业务生态和资本层面,继续进行竞争。
在短视频领域,商业模式一直都主要集中于广告、电商、直播等这几种形式。收入结构上,快手与抖音的商业化变现也均主要来自于直播打赏、广告收入和电商带货。
不过由于两个产品在产品逻辑、机制、生态完全不一样,一直以来,抖音在广告收入上更胜一筹,快手则直播打赏以及电商上领先。
媒体的报道,抖音 2019 年广告收入在 600-700 亿之间,贡献了字节跳动一半的收入,而快手广告收入在 120-130 亿之间。反之,2019 年快手直播电商 GMV 超千亿,仅次于淘宝直播,而抖音直播电商 GMV 仅在百亿规模。新媒体数据研究机构面朝研究院发布的报告显示,从 2019 年 12 月至 2020 年 5 月,抖音直播电商累计成交 119 亿元,而同期快手直播电商交易额为 1044 亿元,两者相差近 10 倍。
在直播打赏上,2018 年快手直播收入达到 200 亿元左右,其中,多个头部红人靠纯直播打赏净赚五千万以上。而抖音直播并没有创造太多收入。
不过双方正在猛烈攻入对方腹地。一位 MCN 机构创始人向网易科技透露,在今年疫情期间,抖音和快手直播打赏的月流水均都达到了 30 亿元,抖音更有赶超之势。而快手也在发力做广告。2018 年 7 月,快手成立商业化团队,承接快手营销平台,2020 年中,快手进行了 “上下滑单列信息流”的重大改版,势必要在信息流广告上分一杯羹。媒体披露,快手今年的目标预估为 400 亿元。抖音 2019 年广告收入为 600 亿元,今年的预期目标是 900 亿元。
再看电商业务,这也是今年抖音和快手最为重头的竞争战场。抖音高调签下罗永浩,发力直播电商,此外,更是把 2020 年目标 GMV 高达 2000 亿,抖音猛攻下下,快手将同期 GMV 目标调高至 2500 亿。随机,双方又开始比拼构建商业闭环的速度和能力。
在可以预见的时间里,快手抖音谁将在商业化上跑的更快,谁就能在下半场占据领先。

抖音快手抢滩港交所

有人把抖音快手的 IPO 之争,看作是继主 App 规模、直播业务、海外、直播电商外展开的五次战役。

过往来看,抖音快手在诸多细分领域都产生过直接交锋,在前四场战役中,抖音在日活和月活数据稳居老大之位;海外战场上,虽然 TikTok 海外受阻,但快手在海外却难有突破;直播上快手曾把抖音远远的甩在后面,但现阶段抖音在月均日活和流水数据上都已经追赶上;备受关注的电商直播大战,快手依旧稍微领先。
如今,争夺短视频第一股的号角已经吹响,这可以说是抖音快手之间备受关注的第五场战争。
10 月 23 日,消息称快手公司确定赴港上市,美银以及摩根士丹利为保荐人。
10 月 26 日,市场上立马传来字节跳动正考虑推动抖音业务单独在香港上市的消息,称包括高盛在内的多家投行已与字节跳动沟通承销事宜。
抖音单独赴港上市消息传出,对于快手而言,意味着一个强大的对手来共同瓜分二级市场的资金。
仅仅相隔一天,10 月 27 日,消息称快手计划最早于下周提交在港上市申请。快手计划募集目标为 50 亿美元,估值区间为 400-500 亿美元。
昨日晚间,字节跳动寻求以估值 1800 亿美元融资传来,未来将打包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赴港上市。2 个小时后,快手宣布在港 IPO。
抖音和快手一路对抗,也一路成长,即使当下走到上市的关口,两者的战争还要依旧打下去。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这次,快手终于比抖音 “快”了一次:要抢先上市了

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