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哩哔哩 CEO 陈睿:我们已经完成了 2020 年的目标

北京时间 11 月 19 日早间消息,哔哩哔哩今日发布了截至 9 月 30 日的 2020 财年第三季度财报。报告显示,哔哩哔哩第三季度总净营收达人民币 32.257 亿元(约合 4.751 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 74%;净亏损为人民币 11.009 亿元(约合 1.621 亿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的净亏损为人民币 4.057 亿元,同比扩大;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调整后净亏损为人民币 9.900 亿元(约合 1.458 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调整后净亏损人民币 3.431 亿元相比有所扩大。

财报发布后,哔哩哔哩董事长兼 CEO 陈睿、副董事长兼首席运营官李旎以及 CFO 樊欣等公司高管出席了随后举行的财报电话会议,解读财报要点,并回答分析师提问。
摩根大通分析师 Alex Yao:我的问题和用户增长以及新增用户的典型用户画像有关。过去几个季度我们的用户增长都非常健康,趋势十分强劲。那管理层能否聊一下这几个季度的新增用户画像?然后我们给他们提供了什么样的价值,以驱动这些消费者进入到我们的平台?最后一个问题是我们怎么看未来一到两个季度的用户增长趋势。谢谢。
陈睿:好,我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我们的用户画像跟之前并没有明显的变化。我们的用户平均年龄仍然是在 21 岁左右,我们的新增用户的平均年龄是在 20 岁左右。目前来看,来自城乡的用户还是比较均匀的,差不多有 50% 是来自于三线以下的城市。值得关注的是,我们从这个季度来看,30 岁以上的新用户增长同比是略有增长的。一直以来就是 B 站吸引用户的原因,都是因为 B 站上面有满足用户兴趣的内容,比如说类似于像动画、音乐、游戏、数码、娱乐等等的内容。从现在的数据来看,虽然我们的用户增长速度一直都还挺快,但是他们的留存数据、活跃数据,包括商业转化的数据,跟过去相比,都是保持着很高的质量,甚至更好。因为我们有一个非常健康的内容生态。我们的创作者,他们一直在创作出更多更好的内容。所以我对我们的用户增长趋势,还是非常乐观的。而且,我们可以看到,现在整个的视频化已经是一个非常明显的大趋势,我认为 B 站在视频化的浪潮里面,也会一直处在一个领先的位置。我们在去年年终的时候,更新了我们的用户增长目标,即 2020 年我们认为能够做到 1.8 亿,然后 2021 年我们认为能够做到 2.2 亿。当然我们现在已经可以看到,我们已经完成了 2020 年的目标,并且我们也有信心提前完成 2021 年的目标。明年年初我们应该会更新未来几年的目标。
花旗银行分析师 Yiwen Zhang:早上好,谢谢管理层接受我的提问。我有两个内容生态的问题。我们大概 90% 以上的一个利润率都来自于 PUGV(专业用户生成视频),而 OGV 方面过去我们看到基本上都是在一些经典影片那边的布局。但是最近越来越多,我们看到一些头部的内容出来。那可不可以说一下我们对一些头部 OGV(包括长视频)的布局?以及他们在我们整个生态体系里面的作用是什么?第二个小问题是我们看整个行业的话,就短视频方面,100% 都是一个 PUGC,而长视频的话基本上都以版权内容为主。那我们怎么看我们的一个定位?如果未来用户规模继续扩大,您觉得 PUGV 跟 OGV 的占比可能会怎样?对我们未来的内容成本有什么影响?
李旎:在回答 OGV 生态这个问题之前,我们还是重申一下,首先视频是 B 站的核心业务,这里面包括 PUGV(我们长期提到的 B 站最有优势的地方)以及 OGV 跟直播。今年,我们品牌升级也突出的内容就是 “你感兴趣的事情都在 B 站”。简单一些通俗一些的理解就是,短的、长的、不短不长的、你感兴趣的视频都在 B 站,所以我们会持续根据用户的需求去耕耘视频领域。当然 OGV 我们也会持续的投入。在分析 OGV 策略之前还要重申一个事情,就是 PUGV 生态,即我们所提到的创作者生态,依旧是我们的核心。它的增长持续健康度也是很好的,如互动量、创作视频量等等。它也是 B 站做 OGV 的一个很独特的优势。所以后续我们会进一步把 OGV 的生态跟 PUGV 的生态进行深度地打通。
基于 OGV 来说的话,未来我们还是会以自制出品为核心。我们还是会围绕三个重点,一个叫精品化,一个叫IT化,一个叫服务于生态,这三个标准。我们希望哔哩哔出品是优质跟精品化的代表。与此同时的话,我们也会关注整个 ROI 和整体付费的转化。从 2017 年我们做国创的自制,2018 年开始做纪录片的自制,2019 年我们尝试做综艺的自制,2020 年今年我们会开始尝试做网络形态的剧跟电影形态的自制。其实我们已经有一套完整的垂直切入的方法论。从实际现在的成绩来说,B 站已经成为了用户认知中,动画跟纪录片很重要的国内出品方,以及也是观看这两个品类首选的平台。最近,刚才你也提到关于《风犬少年的天空》和《说唱新世代》等等的剧跟综艺的尝试,也成为了最近行业的口碑之作。在会员跟广告上的回收其实超出了我们的预期,我们也很有信心在往后的自制出品上有更多的尝试,也能获得持续的成功。
再回答一下你刚才提到 OGV 这一整体对于我们的价值。在我看来总结一下,OGV 对于 B 站的价值是会员 + 广告 + 拉新。它对 PUGV 有一个生态的反哺,还有 IT、消费这几个层面上。其实短期来说的话,会员加广告的回收,OGV 的内容成本跟收入,至今的比例是保持稳定的,前三个季度的现金流其实是为正的。在大会员持续增长的前提下,其实本季度我们的会员数已经达到了 1280 万,同比增长达到了 110%。但是在过程中,你可以看到,我们还是在会员的年费跟自动续费的占比还是保持了 80% 以上。在广告体系上的冠名跟植入的广告增长,增长也是保持在 230%。每个头部的项目内容都成为了广告客户必抢的资源。从以上可以看到我们在短期的回报上是实现了一个正循环的。
从最后的生态价值来说的话,就是 OGV 的优质内容对用户增长拉新还是有尤其明显的效果。大家比较熟悉的 B 站出品的动画片国创、元龙,还有刚才提到的《风犬少年的天空》,除了拉新效果以外,后续用户在 B 站的行为是会持续去看他们感兴趣的 PUGV 内容。所以新用户能通过头部内容进入 B 站生态,又因为 PUGV 的垂直内容可以持续保留在 B 站生态体系内。这个拉新跟留存对生态的价值还是极其有作用的。第二个生态价值的例子就是《说唱新世代》。虽然综艺品类已经很成熟,说唱这个品类原来也有一定的作品,但是《说唱新世代》这个高口碑的音乐综艺,除了对广告跟 OGV 的增长贡献超出预期以外,它对 PUGV 的生态其实提供了比较丰富的二创内容,累计播放已经超过 3 亿次,也促进更多音乐爱好者上传视频到 B 站,带动整个音乐品类的增长。B 站的《说唱》IP 以外,其实 IP 的价值会自然延长到内容的生命价值体系里面。我们同时推出厂牌,还可以产生巡演活动跟版权收入等价值。上面提到的就是 OGV 对于生态价值的几个体现。之后的话,我们还是很有信心,整个 OGV 的IT价值,可以在整个 B 站的生态体系内被放大,包括游戏、动画、剧、商品、线下演出等消费跟服务场景。以上就是我对 OGV 的价值对于整个 B 站生态的理解。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哔哩哔哩 CEO 陈睿:我们已经完成了 2020 年的目标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