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旬过场人走茶凉,终究不过是大梦一场

我曾以为山高水长,我们来日方长,何须路遥马亡。殊不知,三旬过场人走茶凉,终究不过是大梦一场

三旬过场人走茶凉,终究不过是大梦一场

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