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未至》经典语录台词

夏至未至经典语录台词

  • 世界像是变成一颗灿烂的果实,只是核心里有条虫在不断地缓慢蚕食,一点一点咬空果核果肉,逐渐逼近果皮。在那尖锐的突破果皮的一下狠咬之前,世界依然是光鲜油亮的样子,只有蚕食的沙沙声,从世界的中心一点一点沉闷地扩散出来。
  • 我们每一个人都会在一生中遇见这种那种,各种不同的人。有些擦肩而过,留下一张模糊的脸,存活三秒钟的记忆。有些人,却像是尘埃般朝着生命里聚拢,沙雕般地聚合成一座雕塑,站立在生命的广场上。
  • 青田,总有一天,你会在CD架上看到我的CD出现在销量冠军的位置上。我不会放弃这个理想,因为为了这个理想,我已经放弃了你。亲爱的上帝,这不是我心血来潮的临时许愿,为了这个目标,我从来没有放弃过,并且一直都在努力,你要相信我。所以,请你给我福音,照亮以后的黑夜,还有未知而漫长的路。——1997年·遇见
  • 立夏,你知道么,那个时候我在浅川一中没有朋友,在认识你之前,我从小到大都没有朋友,所以,有人关心的感觉第一次让我觉得很温暖,那是像夕阳一样的热度。你相信么,即使很多年之后的现在,我依然这么认为。——2002年·遇见
  • 直到命运的齿轮在转动中终于倾覆了原先的大厦,让他们从柔软无害的生命层中直接走进人世的第二层,才发现“未来”并不是能对付一切的挡箭牌,它是个巨大的重量,牵着人悠悠地往下坠。而想要往哪里,想要和谁去,都由不得自己来决定。伸出去的手,握到荆棘的刺,干脆利落地插进皮肤。
  • 有作家说,这是因为空气中浮动着曾经生活在这里的人死去后留下的脑电波,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频率,而这些频率相同的机会微乎其微,但是依然有着很小的机率,让活着的人,可以接收到这些漂浮在空中的电波,这些电波,就是“记忆”。而你恰好能接收到的那一个频率的脑电波,留下那一组脑电波的人,就是我们曾经称呼过的,前世。
  • 无论如何,寒冷总是让人无望。
  • 在我爱着你的时候,你看到黑夜,也像白昼一样明亮。因为我是燃烧着整个生命,在爱你。
  • 可是眼泪在脸上停留片刻,就化成冰碴儿,沾在脸上,纵横开合,从表向里固化,结冰,扎进皮肤落地生根。
  • 闭上眼睛才能看见最干净的世界。
  • 可是你从来都没有讨厌过我。
  • 原来青春就是这样脆弱到无法挽留的东西。
  • 一扇门就隔开了一整段曾经灿烂曾经灼灼光华的青春。
  • 那一刻世界重新回归安静。潮水翻腾后重回平静,镜面的湖安静地沉睡,像是再也不会拥有波澜。
  • 身体里有根不知来处的神经锐利地发出疼痛的信号。夏天快要过去了吧。冗长的昏昏欲睡的,迷幻之夏。
  • 遇见你总是会笑我,很讨厌的。可是我很多时候真的会看着耳洞发呆,我到现在还记得当时因为疼痛而流出的眼泪。很多时候我都在想,在我曾经年轻的岁月里,我和遇见一起遭遇过一模一样的疼痛,那么以后的日子,即使是需要下地狱,我也会不皱眉头地跟着她一起吧。因为我一直那么认为,只要拉​​着遇见的手,无论朝着什么方向奔跑,都像是奔向天堂。这个想法,无论什么时候都没有改变过。
  • 所有的爱,所有的恨,所有大雨里潮湿的回忆,所有的香樟,所有的眼泪和拥抱,所有刻骨铭心的灼热年华,所有繁盛而离散的生命,都在那个夏至未曾到来的夏天,一起扑向盛大的死亡。
  • 时间没有等我。是你,忘了带我走。
  • 内心里世界开始缓慢地塌方,像是八月里浸满雨水的山坡在一棵树突然蔓延出新的根系时瞬间塌陷。
  • 我们所看见的这个世界,如果没有遭遇时间的裁量,如果没有遇见脱轨的速度,如果没有被点燃殆尽,最后如同一截掉落的烟灰,吹散在空气里,状若无物……那么,也许它将永远带上香樟树凛冽的清香,以一个完美的截面,停留在这个离夏天最近的地方。
  • 傅小司闭上眼睛,听到在高远的蓝天之上那些自由来去的风,风声一阵一阵地朝更加遥远的地方穿越过去。他想,这些突如其来的伤痛,也只能依靠时间去抚平了吧。只是经过如此伤痛的那个笨蛋,会变得更加的勇敢,还是变得更加容易受伤呢?不过无论如何,这个漫长的夏季终于结束了。
  • 而这种变化是溶解在这一整年的时光中的,像是盐撒进水里,逐渐溶解最后看不出一点痕迹。
  • 走了再远的路依然像鬼打墙,千回百转地回归命运的岔口,天光泯灭,乌鸦沿着低空飞行。
  • 带着死亡前独有的安静,庞大而让人无力。
  • 马路上总有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车,他们朝着自己的方向匆忙地前进。没有人关心另外的人的方向和路程,每个人都在自己的旅途上风雨兼程。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日复一日地重复着嘈杂和混乱,无数的脚印刚刚印上马上就被新的脚印覆盖。
  • 时间是最伟大的治愈师。再多的伤口,都会消失在皮肤上,溶解进心脏,成为心室壁上美好的花纹。
  • 可是所有的人都忘记了,春天再逼近,也无法阻止下一个冬季的来临。
  • 傅小司觉得眼睛刺痛得难受,他心里恍惚地想,也许是周围的人都是黑色,整个黑色的世界里,唯独陆之昂是纯净的白,所以自己才会觉得刺眼吧。而这微弱而无力的白色,在黑暗无边的天地里,如同一团无辜而柔软的白絮。
  • 生根的植物也会拔地而起,那些话就像是贴着皮肤生长的另一层皮肤,在说出去的一刹那就会拉扯得血肉模糊万般疼痛。
  • 毕业会是什么样子呢。立夏也不敢想像。以前听很多人说过,毕业就是一窗玻璃,我们要撞碎它,然后擦着锋利的碎片走过去,血肉模糊之后开始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生。
  • 是高三改变了一切么?还是我们改变了自己,在高三的这一年?
  • 时光变成狭长的走道。沿路标记着记忆和习惯。
  • 无论在人前我是多么骄傲并且冷漠。可是,我真的是个懦弱的人。我无数次地想如你一样勇敢,像只美丽而骄傲的燕尾蝶。可是我还是会为很多小事流很多很多的眼泪。即使是现在,我还是没有学会坚强。
  • 在大雪的覆盖下,谁都知道有新鲜的种子开始萌芽。最终刺破果壳,朝着冻土般坚硬的大地扎下深深的根。我们都无比地坚信,风雪再寒冷,冬天再漫长,都无法阻止温暖的回归。
  • 立夏,你知道么,正是因为在高一你生日的那一天看到了遇见站在我面前唱歌的样子,我才选择了唱歌。从那个时候起,我才真正知道了用整个生命去歌唱是一种多么磅礴的力量。歌声真的可以给人勇气使人勇敢,只要唱歌的人充满了力量。——2003年·七七
  • 我们所看见的世界——香樟树是流动的绿色,阳光在午后变得透明,蜿蜒向所有它可以到达的地方,不远处的公车站传来繁忙的声响,因为瞌睡而睡着的人,投下一颤一颤的影子,蛛网在墙角隐隐约约。空气里绷着平缓而舒畅的节奏,像是永远停在了这一点,以至于完全不用考虑它的将来会演变出怎样的走向。
  • 所有的过去,所有的岁月,所有的散发着油墨清香的试卷,所有在夏日的暴雨里打篮球的湿漉漉的男生,所有在湖边安静地背着长长的英文词条的女生,所有盛开在夏天末尾的凤凰花,所有离开的人,所有归来的人,所有光芒万丈的诗篇,所有光阴暗淡的日记,所有离散的时光,所有重建的家园。所有溃烂在雨水里的落叶,所有随着河流漂远的许愿瓶,所有黑夜里唱起的歌,所有白天里飘过的云,所有的幸福和泪水,所有的善良和自由。都在很多年前的那个夏天里,一起扑向了盛大的死亡。
  • 那一瞬间,遇见觉得世界似乎归于原始,一切都失去了它的意义。包括离开,或者是留下。
  • 他们说这个世界上总有块干净的大陆,小司想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他们说这个世界上总有个安静的小岛,小司想我可以在上面沉睡几十年。
  • 光线迅速消失在整个年华里,像一匹灿烂的织锦,被瞬间漂白了颜色。
  • 就像是所有的婴儿沉睡在子宫的海洋里。落日从长街的尽头渲染过来,照穿了一整条街。
  • 而五年,十年,二十年之后大家又会是什么样子呢?自己会像现在这样从自己的公司带一大包点心,穿越人潮汹涌的街道,走过红绿灯,走过斑马线,走过一个一个陌生的人,然后出现在他们面前么?
  • 像是梦境里经常出现的那列火车,发出有规律的铁轨撞击声。又像是有人拿着刀,找准了我们最弱最不设防的部分温柔地刺进去,然后拉出来,血肉模糊,然后再刺进去,一直到最后痛苦变得麻木,现在变得模糊,未来变成没有人可以知道结局。
  • 总是觉得这样的感觉似曾相识,在曾经的年月,必定发生过,在过去的褪成亚光色的时光里,必定在黑夜中发出过萤火的微光被自己记住过。
  • 遇见,如果那一天,你不是及时地出现在我的背后,我肯定会像舞台灯光下一个手足无措的流泪小丑。眼泪除了懦弱之外什么都不能代表。我突然明白了你对我说过的话。
  • 男生的感情应该就是如此隐忍吧,再多的痛苦都不带任何表情地承受,顶着一张不动声色的侧脸就可以承担所有的尖锐的角和锋利的刃。
  • 立夏站在阳台上朝着黑暗的夜色望出去的时候,心里对未来没有任何的把握。远处的楼房透出星星点点的灯火,在浓重的黑暗里显得格外的微茫。觉得世界突然凭空地陷落一块,然后夜色像墨汁样迅速地填充进去,声音消失无踪,所有的未来都像是被硬生生地埋进了深深的河床,在河床的厚重淤泥之下一千米,然后水面还有一千米,永无天日。
  • 我不寂寞,我只是一个人而已,我的世界里有我一个人就好,已经足够热闹。
  • 有些情绪,只能发生在我们最透明的少年时代。那时头顶的蓝天永远是一张寂寞的脸,浮云将一切渲染上悲伤的釉质,在天空里发着光。
  • 小司,如果那个时候你停下一秒钟,也许我的问题就能出口了。你……是祭司么?是我一直喜欢了两年的……那个独一无二的人么?
  • 在这样庞大如银河星系般的人群里,该有多小的机率,可以遇见什么人。然后和这些人变得熟悉,依赖,或者敌对,仇恨。牵扯出情绪,缠绕成关系,氤氲成感情。好似天堂和梦幻原来触手可及,云层上的鼓音可以落向地面。
  • 时间沿着坐标轴缓慢地爬行,日光涣散地划出轨迹,脑子里闪回的画面依然是八月的凤凰花溃烂在丰沛的雨水里,化成一地灿烂的红。
  • 像是消失了时间。还有所有的声音。
  • 立夏,也许你从来都不知道吧,就是因为你每天晚上都会等我,所以在回来的漆黑的路上,我都不觉得害怕,在那些雨水淋在身上的时候,我也不觉得冷。也许知道前面有人在等待自己的时候,人就会变得格外勇敢吧。——1996年·遇见
  • 些地方你可能从来没有去过,但是当你真实地走在上面的时候,你会觉得,自己在几年前,十几年前,甚至几十年前,甚至超越了自己的年龄的一个时间长度之前来过,你到过,你真实地居住过,每个地方每个角落你都抚摸过。
  • 时间融化成液体。包容着所有的躯体。
  • 有些感觉曾经不经意地就出没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比如正在担心风筝下落,突然就刚好来了阵和煦春风。比如正在担心阴霾闭日,突然就看见阳光普照。
  • 那些影子像是依然留在空荡的校园里,游荡着,哼着青春时唱过而现在被人遗忘的歌。
  • 其实也没有离开多久,可是回想起来却像是隔得异常久远。那些念书的日子被自己重新想起的时候全部打上了“曾经”这个记号。
  • 时光究竟带走了多少个无法丈量的年华,以至于在回首时,弥漫的大雾几乎隔断了天。
  • 如果你已经有一些忘记,如果你还愿意记起。如果夏日的香气和热度依然可以翻涌起你内心沉睡着的年代。如果香樟浓郁的树荫依然抵挡不住太阳投射到眼皮上的红热滚烫。如果那些年少时寂寞的天空还未曾完全走出你的梦境。那么……
  • 我曾经以为找到了自己的另外一半灵魂,现在却又血肉模糊地从我身上撕扯开去。
1

发表评论